看书去

花痴女落入豪门陷阱,从人财两失到人财两拾

鬼马玩意,这个年代了还要相亲,相亲就相吧!还要给介绍那么老一个男人,整整大自己七岁呢?七岁?什么概念,以后生活在一起会有代沟的,凌乐乐想想这事就觉得可怕。要不是介绍人是自己的老爸,她真的打算一脚踹上去理论一番,难道她凌乐乐是明日黄花了吗?要知道自己今年才刚刚十八,明明是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

不过劳操归劳操,相亲终归还是要去的,父母之命不可违呀!况且是掌管自己财政大权的老爸。但是去并不代表服从,她凌乐乐是做有准备工作的。站在银朔大酒店门口,凌乐乐一脸的洋洋得意,胜利之情无以言表。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流失,凌乐乐的得意一点点消尽,因为原本打算与她共进退,上刀山下火海的搭档竟然爽约了,电话打不通,人也等不到。

 “这、这是什么意思,丢自己一个人去对付自己的老爸和那个相亲对象吗?”凌乐乐想着一脸的苦瓜,低垂着头看着手里的手机一遍遍地拨打着号码,恨不得从手机里钻进去把自己要找的人给抓回来。


 “什么人吗?一点都不义气。”凌乐乐边一遍遍地摁着手机,边小声嘟囔。

 “小姐,你的车能够让一下吗?”靠在自己的车屁股上,听到好听的男音,凌乐乐抬头看到面前站着一位高大魁梧、面容俊脸的男子,一米八的个子,挺拔的身姿,好听的声音……这、这,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现租男友吗?

 “小姐,能把车让一下吗?”看到面前的女子没有要让车的意思,反而一脸的花痴的望着自己,林萧提高了几分贝的声音再一次说道。

 “你要停车吗?”看看面前的林箫,又看看他空空的身后,凌乐乐有些疑惑地问。

 “不是我、是他。”林箫边说边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法拉利。

 好像知道两人正在谈论自己,那法拉利的车喇叭“嘀嘀”了两声,成功地把凌乐乐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紧接着车门打开,驾驶座上的人走了下来。

 魁梧匀称的身材穿着紧身黑衣和下身的牛仔裤刚好将男人曲直有型的线条展露无疑,还有那此刻正被高架在头顶的墨镜,让男子沉稳中带了些活泼,阳光有型、够味!

凌乐乐看着款款走过来的男人,默默地评价了一番之后,又转头看了看身边西装革履的男子,突然觉得那个更符合自己的口味,等下拉出去更能震撼自己的老爸,所以一个坏坏的想法开始在心底蠢蠢欲动。

 “林箫,你帮我把车停了吧!我上去换衣服。”走到两人身边,辰暮然说完就准备转身进酒店。

 “等等、等等帅哥!我能请你帮个忙吗?”看到男子要走,凌乐乐赶紧喊道。

 “帮忙?什么忙?”辰暮然转身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紧身衣,超短裙,脚上还穿那么高一双平底鞋子,还有那脚趾甲,被涂的乱七八糟的,更离奇的是在脚大拇指上竟然还画了只乌龟,看着眉头不由蹙起。

 “这、这是最新流行,个人创作。”意识到某人看到自己的脚趾蹙眉,凌乐乐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脚趾解释道。

 “嗯……”淡淡应了一声,辰暮然抬头看向女子的脸,想着那脸上会不会画朵玫瑰。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张清脂淡雅的素颜,不觉有些纳闷,其实他那里知道,今天素颜上阵,是凌乐乐的老爸凌霄岩特别要求的,他真怕自己的女儿画个烟熏妆来,所以干脆让她素颜。

 “你好,我叫凌乐乐,我想借用你当一下临时男朋友,一个小时就可以。”凌乐乐伸出自己的右手,笑颜如花地说道。


 “噗——”旁边的林箫听完直接笑了,然后好整以暇地看向辰暮然。

 “嗯!”辰暮然没说话,又淡淡嗯了一声,面前的女子有些熟悉,还有凌乐乐这名字听起来好耳熟。更重要的是这丫头脚上涂的乱七八糟,脸上竟然是素面朝天。他倒真有些好奇。

“嗯?那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没有得到某人清楚的答复,凌乐乐着急地问。

 “可以!”突然想起这张脸就是昨天出现在自己电脑上让自己烦了一天的面容,而“凌乐乐”似乎就是自己今天的相亲对象,辰暮然爽快地说道。

 “呃?”旁边的林箫彻底震惊了,他们的“冰山男神”竟然同意当这个小丫头的临时男友,这也太震撼了吧!不过将面前的小妞仔细一打量,林萧的心里就明了了,脸上眼睛里贼兮兮的满是笑。

 “谢谢、谢谢!那我们现在上去吧!”凌乐乐一听激动得朝辰暮然感谢完,挽着他的胳膊就准备朝酒店走,似乎她和辰暮然早已经熟识。

 “等等,小姐,你的车?”看到两人要离开,林箫大喊,这个女人停车太不人道,直接停在了停车场过道正中间。

 “我不叫小姐,我叫凌乐乐、凌乐乐知道吗?你可以叫我乐乐。这是我的车钥匙,你自己倒吧!顺便把我的车放好。”凌乐乐转头从包里掏出车钥匙扔给林萧说道。

 “呃?你不怕我把你的车偷走?”林箫真是有些醉了,这丫头真的把自己当泊车小弟了。

 “妹妹我相信你,哥哥加油!”回身右手握拳挥臂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凌乐乐是一点都不把林萧的话放在心上,反正这辆车自己已经不喜欢了。偷了刚好让那个所谓的老爸给买新的。


 “啊?”凭空又多了个妹妹,林箫吃惊地张大了嘴,满脸地尴尬,扭头有些委屈地看向一边的辰暮然,一脸委屈想寻找同情,却没想到对方直接无视了他。

 “你到底还要不要去。”看到身边的小丫头果然如调查中说的那样大胆开放之后,辰暮然很是不悦,整张脸黑着说完大步向酒店内走去。

 “走了、走了!”快步跟上辰暮然,凌乐乐讨好地凑上去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等一下怎么称呼呀?还有我们要不要先对一下台词。”

 “不用!”辰暮然冷冷回答,刚刚她和林箫眉来眼去的互动,让他很不舒服。

 “这个、这个很关键的。等一下我父亲问起来,我总不能说自己不知道自己男友的名字吧!”凌乐乐小跑着跟在辰暮然旁边,微喘着气说道。这个男人走得太快了,她用小跑才能跟上。

 “等下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现在我要到顶楼换衣服,你到七楼电梯口等我。”辰暮然冷冷说完,已经摁了电梯。

 “啊?哦……”凌乐乐后知后觉地明白怎么会事的时候,电梯已经打开了,辰暮然一个跨步就走了进去。将凌乐乐直接关在了电梯外。

 “干什么吗?也太不绅士了!幸好只是假男友!”被拒之梯外,凌乐乐拍着胸口微叹。

 辰暮然进了电梯后,脑海里竟然下意识地出现了凌乐乐画在脚趾头上的乌龟和乱七八糟的指甲油,还有那短的有些离谱的裙子。

要知道等下要见的人是双方的父母,如果被自己的父亲看到凌乐乐这样,那……还有凌霄岩那个从小一直疼自己把自己当作儿子看、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叔叔,听说最近他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才提出了两家联姻。想将公司和自己的这个“魔鬼”女儿都托付给自己,而今天的见面就是这件事情的开始,如若看到这样的凌乐乐,凌霄岩会不会被气死。这个念头在辰暮然脑海里一闪而过,接着辰暮然想到没想就摁了电梯。

 电梯门赫然打开时,凌乐乐正对着小镜子,拿着唇彩靠在墙壁上朝自己的嘴上猛擦。看到电梯开了,她伸出头去看,一张血盆大口刚好出现在辰暮然的眼前。

 “进来!”看到面前像彩画一样的人,辰暮然冷冷命令道。

 “啊?”话说凌乐乐的脑海里一时有些短路,正在猜这人怎么又回来了。啊完还四下看了看,发觉自己身旁并没有其它人呀!张开正准备说话,辰暮然的声音便再一次响起。

 “是你,进来!”辰暮然这是语气里竟带着些无可奈何,没办法刚刚那小女人的动作太搞笑了。

  “我!”凌乐乐用右手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看到辰暮然点头之后才慌忙走进了电梯。

  “谢谢呀!”想到某人好心折回来接自己,凌乐乐感激地道谢。

 没想到凌乐乐竟然会道谢,辰暮然转头下意识地多看了凌乐乐两眼,这一看不要紧,整个人就不好,这丫头身上到底擦了多少化妆品,这……刚刚那个小乌龟不知道能不能把凌叔叔气死,不过现在这张血盆大口把凌霄岩气晕那是铁定的,因为现在站在她身边的活脱脱就是一个夜女郎。

 “怎么了?有事吗?”看到某人蹙眉盯着自己半天,凌乐乐抬头小心地问道,她真怕眼前的人突然反悔,要知道等下她还想给他妆扮一下,让他看着更酷一点。

 “把你嘴上的和脚上的通通擦掉!”

 “啊?嘴上、脚上,听着怎么这么别捏呀!啊——算了、算了,我擦掉就是了。”本来还想讨价还价,调侃下某人的,可一接触到某人眼睛里的怒火,凌乐乐就乖乖投降了。想想这样等一会见了老爸肯定会被骂的很惨的,反正今天的重头戏是要自己这个假男友唱,自己只是配角,所以……所以凌乐乐没骨气地拿出纸巾将自己刚刚涂在嘴上的口红擦掉了。

 低头擦脚上的小乌龟和指甲油时,发现根本擦不掉,这下凌乐乐的心里乐开了花,憋不住地“哈哈”偷笑,蹲在地上的身子微微地颤抖着。

 “咳——”看到地上某人笑得有些花枝乱颤,辰暮然没好气地轻咳了一声。

 “咳、那个不好意思。这个擦不掉。”听到头顶威严的声音,凌乐乐站起身也学辰暮然轻咳了一声后,努力憋住笑说道。

 “嗯——”看到某女眼梢眉梢全是笑,辰暮然冷冷地嗯了一声,显得漫不经心。

 辰暮然的漫不经心,在凌乐乐眼里看到的就是无可奈何,凌乐乐看着笑得更得意了。

 “林箫,去找一女性服务员上来,还有找一个修指甲的专业人士带着工具上来。”盯着乐得眉眼挤成一条线的凌乐乐,辰暮然挑了挑眉,拿出手机佯装拨了一串号码,对着手机说道,说完如愿地看到某女僵在脸上有些变形的笑容。

 “你、你想干吗?我、我要出去。”看到电梯上显示的红色数字,凌乐乐这才意识到什么,结巴着喊道。

 “嗯?怕了?”

 “我、我才没怕。”凌乐乐明明怕的小脸都扭成了一团,可看到辰暮然眼睛里的挑衅之后,佯装不服气地说道。


 “没怕就乖乖跟着我,这样、我会考虑等一下乖乖配合做你男友的。”将头顶的眼镜拿下,辰暮然扶着额头皱眉说道。本来没打算同意这门婚事的,不过现在看到这自以为是的丫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想教训一顿,让她为自己惹出的麻烦付出点代价。

 “真的、那、那你等下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我、我们说好只是假的,我会付你钱的,我告诉你我爸爸很厉害的、你、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他会整死你的。”胆怯地握紧双手,凌乐乐紧张地说道,她这会真是怕了,眼前的这个人跟人的感觉好恐怖。

 “哼、就你——”辰暮然冷眼看了环住双臂将自己抱紧的凌乐乐,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没兴趣!”

 “啊、你——那、那最好。”凌乐乐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最后讪讪地竟然说出了“那最好”三个字。让辰暮然忍不住扭头多看了两眼,觉得眼前的丫头并不想传说中的那么无药可救。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到总统套房的时候,已经有一位女性服务员站在了门口。

 “辰先生好!”看到两人,女服务员弯腰恭敬地说道,然后帮辰暮然刷卡打开了房门。

 “帮这位小姐准备衣服,还有带她进去冲凉,我等一下不要见到她身上的任何化妆品。”进来房间之后,辰暮然对身后的服务员吩咐道。

“是。先生。小姐,请这边走……”服务员说着恭敬地走到凌乐乐的身边。

 “冲凉?我不要!”凌乐乐捂住胸口抗议。

 “不要、那要我帮你冲吗?”坐在沙发上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之后,辰暮然一边品着一边冷冷地看着凌乐乐说道。

 “我、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有、你自己冲!”

 “好、好、那我自己冲了!真是麻烦,管天管地,还管人……”警报解除,凌乐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习惯性地将双腿也平放在了上面,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遥控板边说边准备打开电视。

 凌乐乐,双腿一放,那双脚刚好放到了辰暮然的身边,并且刚刚似乎用力过猛还踢到了某人,看到某人瞬间黑起的脸和自己不太雅观的动作,凌乐乐讪讪地说:“对、对不起呀!”接着慌忙将脚伸了下来,中规中矩地坐好了。

 “等下,把脚上的东西也洗掉。”

 “指甲油吗?那个洗不掉!”看了看脚上可爱的乌龟,凌乐乐想都没想就说道。

 “真的吗?那我不介意用别的方法了。比如……”辰暮然说着拿起了水果盘里的水果刀冲凌乐乐比划道。

 “你、你、你想干什么?谋杀吗?我、我洗还不行……”看到辰暮然那个架势,凌乐乐真是怕了,拼命地向后缩着身子说。

 “那还不快去!”盯着已经服软的凌乐乐,辰暮然趁势又大吼了一声,成功地将凌乐乐赶进了浴室。

 躲在洗浴间里,凌乐乐的心还在“怦怦”地乱跳。“天哪?自己碰到坏人了,怎么办?怎么办呀?打电话,向爸爸求救。”凌乐乐想着就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拿出手机后又不敢打电话,怕打了之后自己开不了口,毕竟这些年父女两连好好说话都没有,想了想就发了条信息。


 发完信息,凌乐乐的心里才踏实了好多,看到刚刚因为紧张出了一身汗,又知道爸爸等下肯定会派人来救自己,凌乐乐就关紧浴室的门,准备舒舒服服地洗澡了。

 在洗澡之前,她先拿出了卸甲水洗掉了脚趾上的指甲油,看到自己用时一个多小时精心画在脚拇指上的乌龟被洗掉了,凌乐乐还是有些心疼的,不过想想等下被割脚趾的命运,她还是选择的前者。

 “没办法,小乌龟,先委屈你了,等下回家,我再把你涂回去。”凌乐乐自言自语地对小乌龟说完才用卸甲水去擦脚趾。

 冲完凉,包着浴巾出来,凌乐乐看到了洗衣间里服务员送来的衣服,打开看,发现竟然是一套运动服,还是粉色的。

 “切、太幼稚了!姐早都不穿这衣服了。”凌乐乐嫌弃地将衣服扔到了旁边,不过下一秒钟她就意识到自己没得选择,不穿这个,难道要包着浴巾出去吗?那丢人丢大发了,凌乐乐想着就难为情地重新拿过了衣服将它抖开。

 “咦、内衣也有!这酒店的服务这么好了!连女士内衣也有。”凌乐乐边嘀咕边穿,发现大小合适之后,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穿好衣服,将头发吹干,扎了个歪歪辫,看着镜子里清纯甜美的自己,竟然有一种大吃一惊的感觉。要知道自从母亲出事之后,自己被这个从未蒙面的父亲接回国,自己的生活就变了,因为心存怨恨,自己敌对父亲,故意结交那些不好的朋友,将自己打扮的古里古怪的,长时间的叛逆,使她将这种校服式的衣服早就淘汰了。

 对着镜子孤芳自赏,又在试衣间里腻腻歪歪地玩起了自拍,到最后凌乐乐干脆舒服地坐在马桶上玩起了手机,反正凌乐乐是打定了主意,打死也不会出去,一定要等到老爸来救自己。

 辰暮然去隔壁房间冲了凉,换好了衣服出来,想带着凌乐乐一起去见等着他们的两位长辈,左等右等,却不见凌乐乐从浴室里出来。

 “掉进去了吗?该不会是在浴室里晕倒了!”想着,辰暮然便拿起房卡打开了浴室的门。

 “啊——”天哪?什么状况,凌乐乐刚刚蹲在便池拉嘘嘘,因为玩手机太投入,就一直蹲着,结果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接着看到蹲在便池上的小女子,辰暮然一阵尴尬,慌忙拉上浴室的门,转身背对浴室。

“你个流氓,偷看我……”在辰暮然转过身的同时,浴室的门被拉开,凌乐乐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大喊,凌乐乐本想说偷看她啦嘘嘘的,不过想想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她结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整张脸反而被憋得通红。

 “你说谁是流氓!”他堂堂辰氏亚太公司的总裁,竟然被说成是流氓,辰暮然勃然大怒,完全忘了自己刚刚看了不该看的一幕。

 “就说你,大色狼,王八蛋!”一想到这个得了便宜的人,竟然比自己还凶,凌乐乐就忍无可忍了。


 “闭嘴!吵死了!”被凌乐乐吵得心烦,辰暮然大吼。

 “我偏不闭,大混蛋、臭混蛋、大色狼……”辰暮然越让凌乐乐闭嘴,凌乐乐越是叫得大声。

 “真那么想让我上你吗?好、我如你所愿!”彻底被凌乐乐惹怒,辰暮然一用力将凌乐乐甩到床上,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俯身就将凌乐乐逼到到床上。

 “啊——你、你干吗?”看到辰暮然两眼冒火的样子,凌乐乐吞吐着问。

 “你说呢?你不是一直叫我大色狼吗?弄得我对你不做点什么,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辰暮然说着,指腹划上凌乐乐的脸颊。

 女子的皮肤细腻光滑,柔顺如丝,辰暮然触摸着竟然有些舍不得松开,而男子渐渐逼近的气息,也让凌乐乐愣了,她竟然忘记了思考也忘记了大喊,就那样傻愣愣地看着那张越来越逼近自己的俊脸。

 “还叫吗?如果……”瞬间回神,辰暮然盯着凌乐乐圆睁的眸子问道。

 “大……”飘走的思绪,因眼前男子的话语被拉回,凌乐乐张开嘴就准备大叫,可下一秒唇就被人堵上了。

 这个女人竟然还要叫,辰暮然想都没想就吻了上去,接触那柔软的唇瓣,辰暮然愣了两秒之后,就加重了力度,准备更进一步,却不想这时卧室的门竟然“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乐……”接到女儿的求救信息,凌霄岩就劳师动众地让人设置定位寻找女儿,结果跟着定位找到了这里,就要挟服务员打开这间套房的门,话说这家酒店是辰家的产业,收到凌乐乐求救信息的时候,辰景辉也在,自然就一起来了。有辰董事长亲自出马,打开一间套房的门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不过两位父亲大人却做梦都没想到他们会刚好撞上了这尴尬的一幕。

 “暮然……”紧跟凌霄岩身后进来的辰景辉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惊,待看清床上趴在人女孩子身子的人正是自己的儿子后失声叫了出来。

 “爸爸,凌叔叔。”辰暮然尴尬地起身叫道,这种阵仗,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爸爸,他欺负我,我……”凌乐乐边说还边将自己的衣服用力向两边扯,还努力挤出了几滴眼泪。想让自己的老爸看看自己被人欺负的多么惨。

 “我……”看到这样的凌乐乐,辰暮然感觉很冤,不过他并没有着急解释,而是悠闲地将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盯着凌乐乐看着。

 “嗯,爸爸,我被人欺负了,我……啊……!”看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刚刚的哭闹没多大的反应,倒是对面的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凌乐乐就狠狠地又夸张地增加了演技,哭得梨花带雨。

 “乖,乐乐,爸爸知道了!”这次凌霄岩没有沉默,看着凌乐乐处处委屈的样子,脸色不太好看。

 “霄岩,你别生气,我们辰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暮然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他责任,给你和乐乐一个交代。我这就回去张罗婚礼,让他们俩个赶紧结婚。”看了看自己的不孝子,辰景辉冲着凌霄岩态度诚恳地说道。

 “纳尼?结婚,这没搞错吧!她、凌乐乐被人强了,竟然还要跟人结婚。这、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凌乐乐想着真是风中凌乱。她满含期待地看向自己的老爸,希望他能说“NO!”

 “唉!也只能这样了,我本来还想着等乐乐毕业呢?没想到……”凌霄岩话里虽有遗憾,却并没有反对这场婚礼。

“唉!也只能这样了,我本来还想着等乐乐毕业呢?没想到……”凌霄岩话里虽有遗憾,却并没有反对这场婚礼。

 “爸,你同意了!”听到凌霄岩的话凌乐乐吃惊大叫,不过这话在别人耳朵里听来确实惊喜。甚至凌霄岩为女儿如此的激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乐乐,女孩子要矜持些!”实在看不过女儿,凌霄岩低声呵斥道。

 “爸爸,我不要嫁给他,他是坏人!”听出自己的父亲误会了自己,凌乐乐直接指着辰暮然大声说道。

 “呃?”凌爸爸看着凌乐乐突然也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乐乐,别闹!”正当凌爸爸诧异地望着凌乐乐,不确定凌乐乐到底是想结婚还是不想结婚时,辰暮然走近凌乐乐,宠溺地哄着凌乐乐说。

 “你……”看到辰暮然那张得意忘形的脸,凌乐乐气得快吐了,她伸手就想给眼前的人一巴掌,可手刚刚伸出来就被辰暮然给抓住了。因为惯力,小身板瞬时跌在了辰暮然怀里。

 “你个混蛋!”倚在辰暮然怀里,凌乐乐咬牙切齿地说。

 “演技不错,不过你越演得逼真,他们就越觉得我们……”辰暮然满脸宠溺地看着凌乐乐,许久之后才接着说道:“我想我们的婚事会更快的。”说完放开了凌乐乐。

 “爸爸,辰叔叔你们误会了,我们其实刚刚……我……”一语点醒梦中人,被辰暮然松开,凌乐乐迫不及待地想要如实招来。

 “我们刚刚闹了点小别扭。”意识到凌乐乐要说什么,辰暮然没给凌乐乐多说话的机会,将凌乐乐禁锢在怀里后,抬头对自己的父亲和凌霄岩说道。说完要挟地瞪了凌乐乐一眼。

 凌氏公司几百亿的企业,娶了凌乐乐就能拿到公司的经营权,他辰暮然是商人,在乎的是利益,况且凌氏和辰氏唇齿关系,唇亡齿寒,所以他绝不能容忍凌氏落入别人手里。

 “这小两口,原来是吵架了,好了,霄岩,我们走吧!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出去商量婚礼的事。”看到黏在一起的两人,辰景辉含笑说道。

 凌霄岩看了眼“相依相偎”的两人突然觉得自己确实不适合站在这里,就扭头跟着辰景辉一起出去。

 “你是真的想要我强你吗?”在卧室的门合上的同时,辰暮然一用力就将凌乐乐甩到了床上,然后整个人附身趴了过来。

 “你、你想干嘛?”看着怒气冲冲看着自己的人,凌乐乐哆嗦着问。

 “你说呢?反正我已经是强奸犯了,不做实的话,那我是不是太冤了。”辰暮然说着作势解起了衣服。

 “啊……”

 “闭嘴!”看着眼前的人,凌乐乐逼着眼睛准备大叫,还没有叫出来,嘴巴就被捂上了,这次辰暮然用得是手。

 “知道怕,就乖一点,等下出去不许乱说。要不然……”盯着眼前圆睁双目的女子,辰暮然威胁道。

 “嗯嗯……”凌乐乐拼命点头,此刻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凌乐乐想不从都不行了。

 要挟完屋里的小女子,辰暮然淡然地站起身,整了整衣服,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辰暮然出去没多久,凌乐乐也跟着走了出来。

 “爸爸”看到做在客厅里的父亲,凌乐乐激动地朝客厅里奔去,想要控诉某人的罪行,可是一抬眼迎上那对微微蹙起的眸子,她就焉了。

 “乐乐,放心爸爸会为你做主的。”看到凌乐乐,特别是听到她那声爸爸,凌霄岩的脸上一阵惊喜,慈爱地说道。要知道这些年凌乐乐很少这样叫自己。

 “呃?”凌乐乐再一次风中凌乱了,她什么时候需要父亲为自己做主了。她、好吧她承认自己是刚刚求父亲为她做主了,可是她的意思是让父亲替她收拾欺负自己的人,而不是……凌乐乐想着眉头紧紧蹙起。

 “乐乐,你不舒服!”微微一愣,凌霄岩问道。

 “没?我……”迎到某人要挟的目光,凌乐乐讪讪地把想说的话又咽回去了。

 辰暮然此刻盯着站在凌霄岩身边的凌乐乐,换了这套粉色的运动装,眼前的小丫头清新可人,与刚刚张狂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不过,辰暮然却清楚的很,这一切都是表象,因为他从某人的眼底里看到了愤恨和叛逆。

 “哎呀!真是女大十八变,这乐乐都这么大了,叔叔那时候见你的时候才这么高……”辰景辉看了看凌乐乐,开口含笑说道,打破了屋子里的尴尬。

 “乐乐,这是你辰叔叔。”

 “辰叔叔好!”

 “还叫叔叔,该改口了吧!”

 “啊?”原本害羞低头的凌乐乐,听到辰景辉的话暮然抬头求助似地看向了自己父亲,整张小脸红得像个苹果。看得暮然心里怦然一动。

 “看看,还害羞了!好好,叔叔不逗你了!对了,乐乐,你还在读书吗?”

 “是呀!乐乐今年读大一,在音乐学院,她跟淑雅一样喜欢唱歌。”提到心目中深爱的女人,凌霄岩的眼睛里尽显温柔。

 “妈妈后来不喜欢唱歌了。”听到凌霄岩提到母亲,凌乐乐不悦地插嘴道,心里愤愤地想着:他配吗?在母亲怀自己的时候,在自己的母亲最苦最难的时候,在母亲生病的时候,他都在哪呢?

 “啊、那个暮然呀,你和乐乐怎么认识的呀?”看到了凌霄岩的尴尬,辰景辉慌忙说道,说完发现自己的儿子一点也不配合自己,没有接腔后,就又自顾说道:“既然你们这么熟……”辰景辉说时下意识看了眼凌乐乐刚刚走出来的卧室门,才接道:“那你和乐乐的婚事就直接订下来算了。”他是巴不得这婚事赶紧订下来,辰暮然早点接手凌氏的事情。

 “婚、婚事?什么婚事?”听到婚事两字,凌乐乐不淡定了,刚刚还以为他们只是说说,现在没想到竟然……,凌乐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慌乱问道。

 “乐乐,这是暮然,我之前跟你提过,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早认识了。”凌霄岩说着看了女儿一眼,看着眼前清纯可爱的女儿,他的心轻轻一颤,女大不中留呀!自己的女儿自己说的话一句都不听,可在辰暮然面前好似很乖,这样想着便接着开口说道:“暮然,乐乐我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她。”

 “暮然、暮然……”这个名字好熟,不、是非常熟,爸爸经常提起他,他、他不就是自己今天的相亲对象吗?娘的,我、我竟然自己将自己送到色狼嘴巴里了。骗子、大骗子!凌乐乐想着恼怒地抬起头,愤恨地看向辰暮然。

 “凌叔叔,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乐乐的,你在国外也照顾好自己。”此刻辰暮然正一本正经地对凌乐乐的父亲凌霄岩保证着,感觉到某人投来的目光之后,他轻轻瞥了一眼,便若无其事地将她忽略了过去。

 “虚伪、骗子!国外、什么国外?”本只是小声嘟囔,听到国外两字之后,凌乐乐提高声音问道。

 “没什么,爸爸要去国外办点事,可能要好久,你以后乖乖听暮然的话。”看向女儿,凌霄岩慈爱地说道。

 “我为什么要听他的,他是谁呀?”生气地瞪了某人一眼,凌乐乐赌气地说,那语气在外人耳里听来,俨然就是在撒娇。

 “暮然呀!很快就是你未婚夫了,你放心,叔叔一定帮你们把订婚宴办得风风光光的。”旁边的辰景辉听到凌乐乐的话后,和蔼说道。

 “未婚夫、我……”

 “爸爸,凌叔叔,乐乐还在上学,我看这个事情不急,等凌叔叔从国外回来再说吧!”凌乐乐话还没说完,辰暮然就接腔说道。

 “怎么不急,你凌叔叔……”

 “爸爸,我相信凌叔叔一定可以回来的。”

.......(未完)......

微信搜索公众号“kanshuqu”、“看书去”(中英文都可以哦~)或直接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继续阅读《豪门陷阱,总裁乖乖的》第七章精彩内容


(关注ID:SHJKShuo)

(还要么,联系我啊!)


正在浏览此文章



阅读原文:http://weibo.com/5863048586/DDRbraq2g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