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去

第一次见面,我主动爬上那个男人的床......

惊雷伴随着暴雨,肆虐着人间。也为夜色,添了更多的危机。

  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一匹骏马,在雷雨中奔驰。骑马的人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骏马驰进一座偏僻的庄院内,从马上飞身而下,直奔某一间房子。

  刚到门口,便听“啪”的一声。

  “哎哟,饶命啊!小姐饶命啊!”

  听到小姐二字,男人重重的松了口气。赶上了!重重的推开门,却被屋里的情形,吓了一跳。

  屋里共有六人,一个十来岁的少女,身上都是血,手里拿着一个凳子,高高举起,重重砸下。却由于力弱,砸了好几下,对方还在哀叫。

  “说,谁让你们害我的?”

  “是……”听到门开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望向门口。

  “徐护卫,快救我们。小姐发疯了啊!”

  “你是谁?”七景看着来人,眉头轻皱。前一刻,她刚跟队友杀死一只十级丧尸,后一刻,她就被队友从背后插了一刀。

  她以为必死的,结果一睁开眼,却到了这里。

  这个人正拿着匕首,准备刺进她的胸膛。

  她是末世而来的杀戮之神,威严不容挑衅。胆敢向她举刀者,就必须接受她的怒火。

  可现在,有人打断了她。

  “回小姐。属下乃是尚书府护卫,徐文峰。”


  “尚书府是什么东西?”七景冷眼看着,手里的凳子再次举起来,重重的砸下。砸中目标,她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这位徐文峰,会阻止呢。结果,居然一动不动,甚至还有些期待。

  “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别说了。”七景转过去:“说,谁派你来杀我?”看了一眼徐文峰,“不说,死。”

  “轰!”一声惊雷响,一道亮光闪过。长剑出鞘,血喷涌而出,头颅落地,死不瞑目。

  “谋害小姐,该死。”

  七景丢下凳子,到一边,扶起另一个,一身是血的妇人。虽还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可从她有意识开始,就只有她,一直在保护她。

  如今,身上伤痕累累,更有一道,刺进心口,离着心脏,仅半寸距离。

  “徐护卫,是吧?其他人,都是谋害我的人。”

  徐文峰微僵,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再一次出剑,又多了三个死不瞑目的尸体。

  七景咧嘴而笑:“把这些尸体处理了。”

  “是。”看着徐文峰离开,七景抱紧面前虚弱的女人,手指轻点在她心口的伤上。一丝肉眼不见的浅蓝光芒闪烁,渗进她的伤口。

  本血如泉涌的伤口,血慢慢停住了,伤口慢慢合拢,愈合。只留下外面浅浅一点的,需要静养的伤,这才住手。

  而在这段时间里,一些原主的记忆,也冒了出来。顺便被她接收。

  原主叫季七景,受伤的女人是她生母季氏。生父叫苏佑良,当朝兵部尚书。苏佑良本是贫家人,一朝得势,休妻弃女,另攀高枝。

  七景便跟了母姓。

  苏佑娘怕她不甘,将人圈养在庄子上,派人盯着。如今季七景十三岁,侍候的管家,突然要杀她。老天有眼,这一切被异世穿越而来的七景给破坏。

  只是这位徐护卫来的蹊跷,灭口的动作,也做的利落。七景将季氏抱到隔壁房间,耐心的等着徐文峰来给她解释。

  “徐文峰拜见小姐,属下乃兵部尚书府侍卫。我家老爷刚得到消息,有人要害小姐,特命属下赶来救助。且老爷怕有人对小姐不利,所以,决定接小姐回府。”

  “接我回府?兵部尚书府?”

  “是的,小姐乃尚书大人嫡长女。一旦回府,地位极是尊贵。”

  嫡长女?七景暗自冷笑。原主的记忆,随着这几个词,像是开了闸门一般,蜂涌而至。

  从有记忆起,就被关在这院子里。

  娘亲告诉她,她的生父叫苏佑良,官位在这十三年里,几度改变,直到最近,成了兵部尚书大春。

  她是他的嫡长女,身份尊贵。

  可是,这十三年里,她从未见过这位父亲。

  更不曾享受过什么嫡长女的尊荣。

  身边只有郭德才一家,说是侍候她们母女。实则是她们母女侍候他们……吃不饱,穿不暖。病无医,饿无粥。

  “我娘呢?”

  “小姐,您的生母,乃是被休弃的下堂妇。”

  七景了然:“他既已抛弃了我,我便不再认他。是生是死,我自承担,与他无关。”

  她的记忆里,只有娘。娘将饭菜省给她吃,她自己饿肚子。冷时,娘将衣服改小给她穿,她却抱着臂,瑟瑟发抖。病时,是她日夜不休的照顾她,每每为她而哭红眼睛……


  容华富贵,她若想要,凭自己本事就能赚来。何需要去依附那个,从未见过的生父?还要因此而离开娘……

  “滚出去。”七景瞪向徐文峰。

  “小姐,您必须跟属下回尚书府。”这是通知,是命令,不是商量。

  “你先退下。”

  “请小姐趁早,将行李收拾一下,待雨一停,立刻就出发。”

  徐文峰对她并无敬意,从头到尾,都带着些傲气。

  七景恼火,冷眼看着他退去,不由冷哼。

  将季氏安置睡下,她则举着烛台,出了房门。

  “小姐,怎的深夜还未睡?”房门口,徐文峰冷着脸看着她,将她堵在房门外。

  七景冷眼望他:“怎么?怕我逃跑?”

  “属下不敢。”

  七景走到廊下,望着雨帘,心中一动。缓缓的伸出手,触及雨水,沁凉之极。雨水落入手心,带来了丰盈的水系能量。触及她手心的一瞬间,被吸收进手心,顺着经脉,缓缓进入丹田。

  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她的异能,也跟着来了。真是太好了!

  “小姐,属下这里有尚书大人亲笔写给小姐的书信,以及一些物件……”徐文峰突的道。

  “在哪里?”

  “属下刚将东西搬到隔壁房间。”

  七景看了一眼他身上的湿衣,笑了笑:“那便去看看吧。”

  信,她看不懂。之乎者也外加繁体字,有一半的字,她都不认识。所谓物件,也没什么特别。且就那么一两样,实在也没什么可看的。

  她这个生父是把她当乞丐打发么?还是尚书府的嫡长女,就只值这么点东西?

  冷哼一声,将那点东西直接砸向徐文峰。

  徐文峰对她无半丝敬意,自然不会站着挨砸,脚下一动,便欲躲开了。

  然下一瞬,他的脸色唰的一白,手捂着心口。

  失态至此,自然也躲不开,被所有东西,砸了个当头。一却银簪子被磨的特别锋利,刚好刺破他的额头,血流了一脸。

  见异能好用,七景笑了。

  然,就在这时。

  “啊!”隔壁传来季氏的惨叫声。

  与之相伴的,是一声炸雷。七景心中一跳,立时冲向季氏的房间。可本该安歇的季氏,也早已不见踪影。

  “该死。”大意了!再回到隔壁,哪还有徐文峰的踪影?

  重回季氏房间,发现桌上留了一张墨迹刚干的纸条:欲见人,回苏府。

  半个月后,一辆马车,在京城宽敞的马路上,缓缓行驶。一直行驶到兵部尚书府大门前,才缓缓停下。

  七景有些吃惊。

  这是尚书府大门口吧?为什么不远就是菜市,门边上摆着这么多的小摊,对面就是个茶楼……这种设定,也太坑了点吧?

  不需要注意市容市貌的么?就算留出来的路够宽敞,可这人来人往的,干点什么也都被围观了好么?

  车停,专门去接她,且一路侍候过来的,刘嬷嬷先行下车,声音略扬:“小姐,到家了。”

  一声小姐,吸引了无数的视线。

  七景一下车,便感觉到数道视线落在她身上。而她的视线,落在尚书府的大门上。

  所谓高门大户,这门自然是又宽又高。

  紫红的大门,有三四米高,普通人一人推不开。门口两个两米高的镇宅石狮子……

  “小姐,快请进吧。府里老太太,老爷,夫人都等呢!”刘嬷嬷小心翼翼的道,这一路下来,深知这位小姐脾气不好,偏有一股子邪力气。

  七景向着门口走了两步,待马车驶远了,她又停了下来。

  “门没开,怎么进?”

  “小姐,门开了啊。”刘嬷嬷指着一侧的小门,小心道。

  七景乜了她一眼:“欺负我不懂规矩么?这小门是给什么人走的,我今天要是走了这门,那我祖祖辈辈都得被人戳脊梁骨了。”

  “哎哟,小姐可不敢乱说。”刘嬷嬷连忙告罪:“一定是那些个下人还没收到消息,小姐您等着,老奴这就去看看。”

  七景点了点头,安然的等着。

  刘嬷嬷从小门进了府,却是一去无音讯。再没半个人露头,把她就晾在这了。

  下马威么?


  七景等了一刻钟,依旧不见动静。周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也越来越多。还有一些声音,也不客气的传进耳朵里来。

  “哟,这是什么小姐啊?怎么到门口了,还没关在外面?不会是弄错了,人家尚书府不给进了吧?”

  她勾了勾嘴角,既然有人想看戏,她就演上一回。不过,这些看戏的人,她可是全都记下了,回头,少不得要找补回来。

  又等了一刻钟,她觉得,她已经给足苏家的面子了。既然他们打定注意要找死,她也就不再客气。

  走到一边的石狮子前,摸了摸,拍子拍石狮子的头。

  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她轻轻弯腰,轻轻松松的将之抱起。

  来到正门前,对着大门,砸!

  轰!!

  咣当!

  哎哟我的妈啊!

  石狮子飞了出去,砸在门上。

  厚重的木门被生生砸出一个大洞,那石狮子还飞进去有十来米,砸倒了在门后看戏的路人一个。

  静!

  寂静!

  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洞,看着那个拍了拍手,一副轻松写意,好不自在的少女。

  视线来回的转动,再转动,继续转动。

  哈哈,一定是错觉。大家一起做梦了,这么不靠谱的梦……哈哈!

  可是,那个大大的洞,却告诉所有人,这不是梦。这是个事实!

  一时间,所有人心底都打了个突。

  苏尚书家,似乎有了个了不得的女儿啊!

  苏尚书家的大门被自己家女儿给砸了喂!

  尚书府的大门终于开了,刘嬷嬷带着十来个丫环,分立两排,对着她就行礼:“小姐。太太,老爷,夫人有请。”

  七景笑看着带着窟窿的大门:“那就走吧。”

  尚书府,慈安堂,正是老太太的住处。苏家一家老小,全都等在那里,等着看这位,连门还没进,就已经把大门给砸了的嫡小姐。

  苏夫人看着脸色发黑的苏佑良,嘴角勾了勾。

  虽然这个嫡女回来,是为了替她女儿挡灾。但依旧让她不喜,谁让这个苏七景一来,她的嫡长女,就变成了嫡次女了呢!平白的低人一头,让她如何能喜欢。

  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脸色同样难看的老太太,哼,老太太还想着,苏七景来了,站在她那边,一起跟她作对。

  现在可好了,还没进门,就打了老爷的脸,还打得这么狠。

  以后,那死丫头在这府里,别想好过。

  七景一路走来,对于这府里的景色,根本没看进眼里。

  她只想着,不知能不能看到季氏。

  其实相处不到十分钟,感情并不浓厚。可她却是原主,唯一在意的人。她既占了原主的身体,总要为她做点什么。

  果然是大贵之家,慈安堂,富丽堂皇。

  七景站在当中,将所有人,一 一的看过去。正中间是个五十来岁的富态女人,边上是这屋里,唯一的男人。另一边是个贵妇人,身边坐着个十二三岁的漂亮女孩。

  在她之下,还有四个妇人,三个女孩。

  “看到长辈,怎的不行礼?”苏佑良从一开始就黑着脸,见她这样,直接就怒叱开来。

  七景摸了摸衣袖:“没学过,不知道该怎么行礼。”

  “没人教你?”苏佑良心里怨起季氏。好好一个女儿,居然半点规矩也不懂。

  “没人教啊。”七景回得理直气壮:“郭德才说我是有娘生,没爹养的。连祖宗都没有的,不需要规矩。”

  苏佑良怒而拍桌:“郭德才这个混帐。”

  “老爷,别生气。如今大小姐回来了,以后慢慢教也就是了。”苏夫人温柔贤淑,看着那拍红的手,十分心疼。

  七景此时却不管别的,直望苏佑良:“我来找苏佑良,你们谁是苏佑良。”

  苏佑良脸色又是一青:“放肆,你该叫我父亲。”

  七景眨了下大眼:“可是郭德才明明说……”

  “郭德才这狗奴才该死,他说得话全不可信。父亲的名讳岂是你能宣之于口的。”

  七景配合的恍然大悟:“好吧,我找我父亲,你们知道我父亲在哪么?”

  苏佑良脸随之一黑,却又复杂。

  看起来,这个女儿只有一身蛮力,却是个傻的。否则,这么明显的事情,怎么也看不出来?

  “我便是你的父亲。”

  “你就是我父亲,那好,你快把我娘还给我。”

  “先见过你祖母,你母亲。还有姨娘,妹妹们。”苏佑良觉得,他为这个女儿大动干戈,实在有些失策。一个傻子,根本不需要他费心思。就算是砸门,只怕也没什么别的心思……

  给苏夫人使了个眼色,他直接起身,对着老太太行了礼:“母亲,衙门里还有些事,儿子先行告退。”

  “去吧,公务要紧。这孩子,有我跟她母亲,错不了。”

  七景哪里容他逃跑,在他经过她身侧时,猛的伸手抓他胳膊。只听“咔嚓”一声:“你先把我娘还给我。”

  “啊!”苏佑良猛的惨叫。手腕的骨力,怕是已经裂了。


  老太太一惊而起:“快。”

  苏夫人直接就冲了过来,却不敢上前。之前听说用石狮子砸了大门,心里就在发怵。现在见她轻轻一拉,就把人胳膊给拉折了,哪个还敢上前?

  七景一脸傻样:“咦,你的骨头怎么这么脆?我轻轻一碰就断了。”

  “放手。”苏佑良心里那个恼火,此时却不得不哄着她,生怕她再用下力,或者再换个地方拉。

  慈安堂里乱成一团,老太太只喊“快,救老爷。”人却半点不动弹。

  苏夫人大叫来人,却也只远远的看着。奴才们到是来了不少,可没有人上前。只当老爷这是被挟持了,他们哪敢轻举妄动?

  “父亲,我扶你吧!”七景表示,她是真心的。看看吧,你的这些个人,没一个敢上前的。

  可惜,她的真心并不被人所理解。

  “七景,快松手。放开你爹……”苏老太太大声喊着。

  苏夫人终于鼓起勇气,扶了苏佑良另一边,“七景啊,快松手。你手劲太大,你爹吃不消。你放手,我来。”

  苏佑良脸都疼白了,七景终于不太甘愿的放手了,还一脸嫌弃:“父亲,你该好好锻炼锻炼。”

  一句话,直没把苏佑良气得吐血。

  她一松手,苏佑良四周立刻围了两层家丁,将他团团护住。

  七景退了两句,一转头,看向自己亲爱的祖母,咧嘴笑了,露出一嘴森森白牙。

  这笑看着特傻,偏偏让老太太打了个冷颤。

  “祖母,你一定知道我娘在哪吧?你能不能让人带我去看她?”

  “你别过来。”她往前走了两步,苏老太太就开始尖叫了。

  七景委屈的停下脚步,“为什么?”回头去找苏佑良,一回头,哪还有他的人影?连着苏夫人,以及其他妾室女儿,全都跑了个干净。

  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又转头看向老太太:“祖母,我想见我娘。”

  苏老太太长长的吸气,挤出一抹笑出来:“七景啊,你娘现在不在苏家。”

  七景慢慢走向她:“那我娘在哪里?”

  “别,别过来。”苏老太太尖叫。扶着她的人,冲到了前面,将她挡在身后:“七景啊,你娘是被休的下堂妇。按理说,跟我们苏家已经没关系了。如今你回了苏家,也就不用再管她了。”

  七景脚步一停,微微垂头:“可是我想我娘了。”她手搭在茶几上,局促的用手指戳一戳,捏一捏。

  一个洞,又一洞,咔的一声,茶几的角被捏了下来。

  “父亲让人告诉我,想见我娘,就来苏家。现在我来了,为什么不见我娘?”说着,她猛的抬头,手捏紧。

  只见沙沙的,那被捏下的木头,成了碎片。

  看得众人,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你乖哈,乖哈,祖母回头就跟你爹商量,将你娘也接过来。你乖乖听话,好不好?祖母保证,不用几天,你娘就会来了。”

  “真的?”

  “真的。”

  七景直直的看着她,乌黑的眼睛,不见半丝亮彩。毫无情绪,猛一看,跟傻子一般,可若是让这样的目光盯久了,直瘆的慌。

  苏老太太生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忙道:“乖孙女,你跟着刘嬷嬷先去梳洗一下,好好休息。好不好?”

  “好。”七景点了点头,以示自己还是很乖巧的,但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的:“别忘记找我娘。”

  “不会不会,一准不会忘记。”

  七景这才看向刘嬷嬷:“刘嬷嬷,带我去休息。”

  “是,小姐请跟老奴才吧。”

  七景一走,老太太扑通一声坐了下来,不住的拿手搓心口。“唉哟,这是造的什么孽哦!怎么就弄了这个么煞星回来!唉哟,唉哟!”

.......(未完)......

搜索微信公众号“kanshuqu”、“看书去”(中英文都可以哦~)或直接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继续阅读《一品宠妃》第六章精彩内容


(关注ID:SHJKShuo)

(还要么,联系我啊!)


正在浏览此文章



阅读原文:http://weibo.com/5863048586/DDmhYC6Xf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