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去

一夜激情后,我居然爱上了那个侵犯我的男人

 大瑞朝,崇元三十二年,临州寒光寺,无念谷。

  “滚!”
  一声嚎叫在无念谷响起,划破天际的宁静,吓飞了半个林子的鸟雀。
  乔念惜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来,想都不想朝着趴在身上的人就是一脚,借着反作用力往后退几步。
  站稳的瞬间,下意识低头看,两个鲜红的血手印刚好印在了胸前!
  “卧槽!敢摸姑奶奶,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乔念惜瞪眼睛骂一句,看对方没有回应,抬头瞧着那人,正要往前走,突然发现了什么,再次低下头。
  血手印?那人受了伤?
  不知怎么后背感觉到一身阴冷,乔念惜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朝着四处看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朝着那人走了过去。
  “喂,你……”
  乔念惜正想查看那人的伤势,目光落在他一身古装服饰上,不由得全身僵住。
  古装?
  怔愣的下一瞬间,乔念惜朝着那男人鼻下探出手去,还好,有呼吸,只是晕了过去。
  乔念惜站直身体,忽然全身猛然一晃,脑子里强灌进一股力量,随即很多零碎的片段浮现在眼前,很显然,那些记忆的片段并不是她的。
  乔念惜,13岁,大瑞朝镇国候府庶女,行三,出生之时母亲难产而死,三岁时大伯父外出离奇身亡,玄机道长恰时出现,批命天煞孤星,家人惟恐祸害全家,避之不及,于是从小就被送进了这临州的寒光寺,待发修行。
  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容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
  “我去,这几个意思?”
  乔念惜脑子里回放着那个主人的经历,忍不住低吼一声,难以置信的伸手在自己脸上拧了一把,肉疼的感觉让她不由得咧了嘴,同时也清醒了。
  这,是穿越了?
  堂堂二十一世纪特种兵獠牙部队少校,竟然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什么破侯府的小姐?还是个庶女?
  这还不算完,寒光寺待发修行?尼玛,说白了不就是一小尼姑吗?
  穿越不可怕,可别人穿越过来不是公主就是娘娘的,怎么轮到她乔念惜这里成了小尼姑!
  开什么玩笑!
  一定是穿越方式不对,能不能再穿一次?
  乔念惜仰天长叹,一脸的哀怨看着天空,脑子里又晃过现代的场景,最后的记忆,自己应该是死了。
  是,死了,没想到自己一个身经百战的少校,竟然死在了攀岩中突发的泥石流中。
  乔念惜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搜寻着记忆,却见刚才遮挡阳光的乌云已经散开,只剩下烈日之下的光芒万丈。
  阳光有些刺眼,乔念惜下意识的伸手遮挡,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挂着一个晶莹透亮的吊坠,面上一顿,收回手细看,这才发现竟然是块水滴形状的虫珀。
  手链是用小颗的琥珀珠子串起来,坠饰就是那颗水滴的虫珀,看样子是现代的工艺和样式,可为什么会戴在原主的手上?
  一边想着,乔念惜手里搓着那颗水滴虫珀,忽然其中虫子眼睛闪了一下,一个大型的背包出现在了眼前。
  竟然是乔念惜登山时候带出来的行李!手电,绳索,帐篷,零食,简单的医药箱,该有的都有!
  原来,这虫珀还有这个威力,能将自己的行李袋调过来!果然老天还是给她留了一条活路!
  乔念惜正沉浸在得到行李包的喜悦,并没有注意到旁边被她踹飞不省人事的男人已经醒了过来。
  “喂,你过来!”
  突然出现的男声吓得乔念惜一哆嗦,随即转过身。


  对于声音控的乔念惜来说,这一声简直就是无可抵抗,想都没有想转身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触及那张脸的时候,又是一个心颤,险些就此窒息!
  这个男人二十岁左右,幻紫长袍,发黑如墨金冠束起,金冠上镶嵌着紫宝石,在眼光下熠熠闪烁,五官精致如画,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眸子,冰冷如一汪清潭,却又几乎将人吸进去一般,简直不要太好看!
  部队里最不缺的就是男人,特别是帅气的男人,可乔念惜在部队里呆了十几年,那些所谓的帅哥,在这个男人面前,瞬间被秒成渣!
  “叫你过来,愣着做什么!”
  男人见乔念惜一直盯着自己,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磁性的冷喝,让乔念惜瞬间回了神,转脸看着那难以一脸鄙夷的瞧着自己,脸上一黑。
  “吼什么吼!刚才的帐还没有跟你算,你倒命令起姑奶奶了!”
  乔念惜转脸朝着那男人回了一句,收敛了刚才花痴的表情,一双清亮的眸子之中竟然也多出了几分震慑力。

男人愣住,目光在乔念惜身上扫过,触及她胸前那两个清晰的血手印,脸上黑了黑。
  刚才从山谷夹缝之中摔下来的时候,他似乎有感觉压在了一个人身上,可还没有来得及分辨清楚,就晕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是砸到了她的身上,而且……
  见他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乔念惜瞬间瞪了眼睛,正要开口,却见那人幻紫色的袖口已经全都被血浸湿,而且这脸色似乎也比刚才苍白了几分。
  “算了,看你也没有功夫想什么不正经的事情!”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看颜值的,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总之,好看的人总是让人在第一印象里多了那么几分好感。
  “你,将我扶到山洞里!”
  男人压着声音对她说,手上依旧滴滴答答的往下落血珠子,可这人脸上除了失血过多引起的苍白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异常。
  真是个爷们!
  乔念惜不由得心里暗自赞叹,同时目光又在他脸上流连,只是这次并不是看美男,而是衡量现在的情景,自己到底要不要帮助这个不明身份的男人。
  然而,思量片刻,乔念惜还是迈出了脚,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除了肩膀,你还伤到了哪里?”
  乔念惜走过去,看着男人的已经被血全都浸湿的衣袖,眉头不由得拧了起来。
  看他的脸色,已经是失血过多的前兆了,现在若是不止血,恐怕撑不过半个小时。
  “没有了!”
  男人回答的简单明了,只是说话的时候,似乎很用力的咬着后槽牙的感觉。
  “你……中毒了?”
  瞧着男人的反应,乔念惜目光再次落在了男人的衣袖上,下意识的伸出了手。
  “是蛇毒!你咬伤多长时间了?”
  乔念惜看着手里棉签上沾染的血,拧起了眉头,黑红色的血很清,毒性没有那么强烈,却会麻痹全身的神经,让人动弹不得。
  “一个时辰左右。”
  面对乔念惜一脸的紧张,男人依旧那般不急不慢,似乎被毒蛇咬的并不是他。
  “也就是两个小时。”
  乔念惜低声嘟哝一句,这么久,蛇毒还没有将他全身都麻痹,看来这个人的忍耐力极强的,若是自己治好了他,会怎样?
  ……
  男人没有说话,可是看着乔念惜的目光却是不由得变了变,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乔念惜收回思绪,也不再多问,转身从刚才拿到手的行李包中拿出细绳,弹簧刀和纱布。
  “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一边说着,乔念惜用弹簧刀挑开了男人的衣袖,露出半个肩膀。
  呼!幸好!
  肩膀上虽然清晰有两个牙印,可是紫黑的皮肤也只是一片,并没有扩散。
  而且,伤口处已经划开了十字口,看样子也是稍稍做过处理的。
  “我封住了穴道,毒液应该不至于扩散太多,你可以用火将肩膀上的肉烧掉。”
  似乎看出乔念惜眼里的疑惑,男人依旧斜靠着树干解释,说话的同时,将匕首扔给了乔念惜,说到烧掉自己的肉,竟然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真不知应该说他铁血还是冷血。
  乔念惜撇撇嘴,没有理会,转过身从包里拿出拿出一瓶矿泉水,一个打火机,一卷绷带,几个沾了酒精的棉棒,还有一个老式玻璃的火罐。
  现代的生活中,乔念惜十分喜欢户外运动,被有毒的蛇虫咬伤是常有的事情,利用火罐将毒血吸出来,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了。
  正是因为这样,这只玻璃火罐是乔念惜随身必带的,只是没有想到,穿越过来,第一个用的人竟然是这个妖冶的男人。
  砰!
  打火机的喷口处发出蓝光,触及棉棒的瞬间,火焰腾空而起。
  乔念惜唇角勾笑,将棉棒在火罐里转一圈,里面的空气燃烧得差不多,快速的将火罐扣在了男人的肩膀上,娴熟的手法,让男人眼底不由得多了一丝不一样。
  “罐子的力道有些大,你忍一忍。”
  这是利用强大的压强吸蛇毒,不比平常的祛湿解乏,自然要疼很多。
  “嗯。”
  男人愣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乔念惜要做什么,没有多说,只是看着乔念惜的目光之中,更添了几分探究。


  火罐很快的将伤口嘬起了一个充血的大鼓包,压强的作用下,伤口处黑红色的毒血慢慢往外流。
  乔念惜凝神的看着,瞧那男人在这绞肉一般的巨痛之下竟然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对他不禁又多了几分佩服。
  火罐拔毒的功夫,乔念惜又从急救箱里拿出一盒解毒片,取出五片碾碎了,递到男子跟前。

男子朝着那一堆看起来像是毒药的白色粉末看一眼,伸手接过一口全都放进了嘴里,就着乔念惜递过来的矿泉水灌了了两口。
  “你倒真是相信我!”
  看着男子毫不犹豫的接了自己的东西,乔念惜不由得愣了,印象里,眼前这样气场强大的人,应该十分谨慎,可这人……
  难道是被毒蛇麻痹了神经,思考都停滞了?
  面对乔念惜的惊讶,男子却不以为意的勾了勾唇角:“你若是想毒死我,还用得着费劲的帮我解毒吗?”
  呃……好像有些道理!
  乔念惜抽了抽嘴角,还没有来得及说,却又听到那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过,你救我也并非只是源于善心。”
  吓!
  乔念惜手上的动作瞬间停住,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那男人,那深邃的双眸几乎能将自己看穿一般,不,他已经看穿了!
  “你还挺有眼力见!”
  被人戳穿了,乔念惜也不再端着,转过脸看着男人,面上多了几分释然:“你可以放心,我跟你没有什么仇恨,犯不着伤害你,至于我的要求嘛,等我治好你再说!”
  “好!”
  男人应一声,深邃的眸子之间闪过一道精光,脸色依旧苍白,却依旧挡不住那张脸的风采。
  乔念惜得逞一般的眨眨眼睛,转过脸去看他肩膀上的火罐,伤口处,血色渐渐由黑红变成了红色,可深处似乎还有一条黑线。
  这样大的力道都拔不干净,恐怕只能……
  “真是倒霉!”
  乔念惜无奈叹一声,将罐子取下来,又用沾了酒精的药棉擦拭伤口,伸手固定住男人的肩膀,不等他开口问,嘴巴朝着那伤口就凑了过去。
  用嘴将残留的蛇毒吸出来,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这同样也存在危险,然而,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你做什么!”
  唇齿快要贴近肌肤的瞬间,男人全身瞬间僵住,侧过脸,乔念惜那精致漂亮的脸蛋就在咫尺之内,脸色瞬间变了。
  “你伤口的余毒用火罐拔不干净,只能用嘴吸出来了!”
  乔念惜不以为然,说话之间,又凑近了几分,唇瓣刚要触及那男人的皮肤,却听到那磁性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来。
  “你可知男女肌肤相亲,授受有别?”
  噗!
  乔念惜似乎能感觉到自己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忍不住朝着男子翻了个白眼。
  “命都快要保不住了,你还惦记这个!”
  一边说着,乔念惜抬头看着男人一脸认真的模样,小声嘟哝:“你们古人真是啰嗦!”
  “你说什么?”
  男人似乎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句。
  “呃……我说你肩膀上的毒素若不吸出来,这条手臂就废了,你顾虑那么多做什么!”
  乔念惜似乎失去了耐心,说话的语气也不受控制的带了几分不耐烦。
  “那就劳烦姑娘了。”
  男人脸上怔楞稍纵即逝,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一丝颤抖。
  乔念惜转过脸朝着男人看一眼,将嘴唇凑了过去。
  咚的一声,在肌肤相亲的瞬间,男人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猛然跳了一下,又停住,再也没有动,似乎时间都跟着静止了。
  然而,就在此刻,一声乱入的吼叫将这突然之间的寂静打乱:“滚开!”
  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乔念惜也感觉到了剑气,本能的一个翻身,躲过了逼近的攻击。
  翻体旋转三百六十度,一个完美的转身落在地上,这样矫健灵敏的反应,让那紫袍男子都不由得赞叹。
  然而,乔念惜还没有来得及得意,只听到“咕咚”一声……
  尼玛!咽,咽下去了!毒血啊!
  “卧槽!你大爷的!”
  乔念惜瞪着眼睛朝着来人吼一声,张开嘴的瞬间,被血染红的牙齿露出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在吸血!
  说话的功夫,乔念惜气急败坏的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朝着突然出现的男子扔了过去,速度极快,甚至能听到带动的风声!
  “主子,小心!”
  男子快速转移身形,看着什么东西从乔念惜手里飞出来,本能的护在了紫衣男人跟前,同时手里的剑出鞘,只听“当”的一声,石子击中了剑身,弹出去很远。
  “星痕退下!”
  紫袍男子清清楚楚的看到乔念惜吞了那口毒血,声音之中凭空带了几分震慑力,。
  “主子!”
  星痕只是一脸防备的拿着剑依旧护在紫衣男子身边,没有动。
  “我的话不需要说第二遍!”
  紫袍男子冷了脸,精致完美的脸上那股高贵气质腾然而出,又像是带着一股压迫,让人不敢置疑。

 乔念惜没打到那男子,也不在意,迅速冲到了紫衣男子跟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矿泉水,又将刚才的解毒药快速嚼碎了五颗,一股脑全都送了下去,就像刚才紫袍男子一样。
  可能是喝得有些急了,乔念惜忍不住咳了起来,不同于一般女子捂口轻咳,她这咳嗽像是要将自己的肺都咳出来一样。
  也正是因为这样,星痕心仅存的一丝防备也松了下来,喝口水都险些弄死自己的人,还真是没有什么威胁。
  主仆二人就这样看着乔念惜撕心裂肺的咳,心里想法各不相同。
  终于,等到她缓过一口气的时候,怒气冲冲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有病啊!”
  乔念惜说话的同时伸手指着星痕的鼻子,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
  刚才看星痕护着紫衣男子,乔念惜猜测应该是他的护卫,也不跟他动手,只是害她咽了毒血的账必须得算。
  星痕脸上一凛,正要开口,却听旁边紫袍男子先开了口:“这位姑娘刚才在帮本……我吸蛇毒。”
  “主子,您中毒了?属下护主不利,请主子责罚!”
  星痕闻言,面上又多了几分紧张,目光转向紫袍男子的肩膀,眉头瞬间拧了起来。
  紫袍男子摆了摆手,没有说话,现在可不是责罚的时候。
  “托你的福,他肩膀上的毒全都被我吞进了肚子里!”
  乔念惜没好气的抢白了一句,不等那星痕再说,转身走到了紫袍男子,看着他的伤口,松了一口气:“应该差不多了。”
  星痕瞪眼睛瞧着乔念惜这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片子对着自己的主子这般说话,想要开口训斥,可想了想,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主子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你再早一会儿出现,他一定活不了!”乔念惜依旧没什么好气。
  ……
  星痕被堵了嘴,却又理亏说不出话来,谁叫他有求于人却又好死不死的得罪了人家呢!
  乔念惜见星痕的气焰下去,也不再理会他,转身拿过酒精和消毒液,沾着药棉将那紫袍男子的伤口彻底清理了一遍,又拿出两片解毒片,递给星痕。
  “将这药碾碎,最好是沫。”
  星痕面上一愣,下意识地朝着紫衣男子看过去,见他点头,伸手接过来,啪地一声,再张开手的时候,两片药片已经成了沫,比乔念惜要求的还要细。
  “洒在他伤口上。”乔念惜撇撇嘴,一脸不以为意,转过身去拿纱布。
  这一次,星痕倒是听了乔念惜的话,转过身将那粉末的药洒在了紫袍男子的伤口。
  乔念惜回来看着星痕已经上好了药,拿过纱布帮着男子包扎起来,动作娴熟,力道合适,即便是星痕这样经常受伤包扎的人见到这样的手法,也是不由得愣了愣。
  “好了,伤口已经清理干净了,这段时间不要沾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乔念惜最后将纱布打了个结,对紫袍男子吩咐一句,似乎又想到什么,将剩下的一盒解毒药递了过去:“这药片两个小……一个时辰服用两片,不用碾碎。”
  刚才是因为有毒液,才需要药极快的渗透,现在毒素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也就不需要碾碎了。
  “多谢!”
  紫袍男子也不推辞,伸手接了过来,毒素清除,现在胳膊已经有了知觉。
  低头看着乔念惜盛药的瓶子并非常见的瓷瓶,紫袍男子双眸之间神情流转:“刚才看到姑娘的从包里拿出许多新奇的东西……”
  耳边灌进紫袍男子稍带清凉的声音,乔念惜正在收拾东西的手一停,随即很快恢复了平静:“我从小住在寒光寺,遇到过不少的奇人异士,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给的,有的时候还真的有些用处。”
  紫袍男子目光闪过一道精厉,即便是奇人异士给的东西,也不至于随身带着吧!
  这个包虽然不大,可刚才看乔念惜拎起来的力道,显然里面的东西不少。
  然而,看出来乔念惜并不想多说,紫袍男子也不多问,转而想到什么:“刚才你亲自为我吸出蛇毒,肌肤相亲,我会对你负责的。”
  “啥?”
  乔念惜一个晃悠险些摔在地上,连他后面问话的理由都想好了,谁知道这位大哥的思维这般天马行空,让人跟不上节奏!
  “你可千万别负责!”乔念惜心里直抽抽,趁着紫袍男人还没开口,紧忙接着说:“我不过是帮你解个毒而已,不非得以身相许,你若是真的要谢我,那不如帮我离开寒光寺,我谢你!”
  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让人移不开眼睛,可乔念惜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找不到方向的人。
  紫袍男子面上一愣,对于乔念惜这般反应有些意外,身为皇都第一美男子的他,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赶的想要嫁给他,可这个女人竟然拒绝!

“仅此而已?”紫袍男子怔愣,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呃……如果可以的话,不如你帮我出去之后,你再送我一座酒楼?反正你用了我那么多的药,那可是价值连城的!”
  乔念惜一边说着,眼珠子转了转。
  看着那紫袍男子一身的锦缎,就连旁边的星痕也是金丝勾边的衣服,定是富贵之人,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怎么也得挣些钱养活自己才行,谁叫她穿越过来就是个穷尼姑呢!
  “你竟然不要主子只要酒楼!”


  星痕接过话茬,一脸的难以置信,上下打量乔念惜一番,不知怎么的心里又多了几分防备,这女人太不正常。
  “给是不给?这么多废话!”
  乔念惜翻了个白眼,朝着两人吼一声,废话真多!
  “好!三日之后,我会派人来接你”
  男子脸上并没有被拒绝的不快,也不再多说。
  “成交!还是你这当主子的敞亮!”
  乔念惜打个响指,唇角勾了起来,朝着星痕得意的扬了扬眉毛,不等他说话,转身去收拾放了一地的工具。
  “喂,你去湖边帮我把这个洗干净,记住要在活水中洗。”
  乔念惜收拾着,将刚才用的火罐递到了星痕跟前,火罐里还残留着带毒的血,活水能快速的冲散,不至于让周边的动物和鸟类误饮了中毒。
  “你竟然命令我!”
  星痕朝着乔念惜瞪一眼,刚才是因为主子他才帮忙,这女人还真来劲儿了!
  “命令你怎么了?”
  乔念惜转过脸瞥了星痕一眼,手里的火罐又朝着他递进一分:“这是你主子弄脏的,让你去洗你还委屈了?”
  “你!”
  星痕冷着一张脸瞪着乔念惜,转脸看着自家主子并没有说话,冷哼一声,还是接了过来。
  乔念惜将其他的东西收拾好撞进旅行包里,忽然眼前一亮,伸手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子,竟然是一只真空包装的鸡!
  “咕噜……”
  看到那鸡的瞬间,乔念惜的肚子很配合的叫了一声。
  “喂,要不要吃点?”
  撕开包装袋,乔念惜忍着口水扯下一只鸡腿递到了紫袍男子跟前。
  声音落地的瞬间,男子鼻尖传来一股从没有闻到过香味,悠然睁开了眼睛,那卷长的睫毛忽闪的瞬间,如蝶翼一般,熠熠其华。
  “这是你做的?”
  只是一盏茶的时间,四处也没有生火的痕迹,乔念惜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样香味的鸡,而且,这明显不是烤的。
  “我包里带的,尝尝?”
  说话之间,乔念惜将手里的鸡腿又递进几分,自己扯下一个翅膀,张嘴就啃。
  “多谢!”
  男人似乎也是真的饿了,不多说,伸手接了过来,张嘴咬下第一口,不由得愣住。
  他吃尽天下美食,却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味道,浓郁的香味渗透在肉中,入口的瞬间是一种惊艳,随着咀嚼,香味充斥在唇舌之剑,经久不散!
  “原来是因为怕我分你的食物才将我支走!”
  正在品尝,被支出去做苦力的星痕回来,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不满。
  乔念惜撇撇嘴,伸手从袋子里扯下另一只鸡腿递到星痕跟前:“看在你帮我干活的份上,给你!”
  星痕倒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就吃,同样的,一脸的惊诧比紫袍男子还要夸张。
  现代的烧鸡,这帮老古董自然是没有吃过!
  乔念惜挑眉含笑,真要说话,却听到远处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竟然是一条大狗!
  “小心!”
  那狗快速的奔过来,朝着乔念惜就扑了过去,星痕来不及多想,伸手拽了她一把,勉强避开了那狗的进攻。
  “呜呜呜……”
  狗嘴里传来的吼声,在稍稍有些发暗的傍晚,更添了几分阴森的感觉。
  紫袍男子坐在边上,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那狗的身上,眼底不由得泛起一道寒芒,难不成这狗也是那帮人放出来查询自己的踪迹的?
  “星痕,杀了它!”
  思索片刻,紫袍男子开口,声音之中带着几分冷凝。
  “是!”
  星痕应声,抽出了佩剑。
  “别!”
  乔念惜在星痕动手之间,伸手拽住了他,目光再次落在那狗的身上,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激动。
  这狗,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只德国黑背,按理说这个年代,它是不存在的物种,可是它出现了,更让乔念惜兴奋的是,这黑背像极了她在现代养的一条侦查犬!
  难道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是穿越过来的?
  “兔子?”
  乔念惜朝着那狗喊一声,这是现代那条侦查犬的名字。
  一边喊着,乔念惜将扯下一只鸡翅膀扔了过去。
  噗!
  紫袍男子和星痕在听到乔念惜对着一条狗喊兔子的时候,眼前落下无数黑线。
  然而,那狗只是吃了鸡翅膀,对乔念惜并没有理睬,不,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手上的鸡!
  “呜呜呜……”
  那黑背朝着乔念惜一步步逼近,双眼冒着凶光,专注的盯在她手里的鸡上,随着全身往后蓄力,再次朝着她扑了上去!

“闪开!”
  星痕脸上一凛,瞬间转移到乔念惜身后将她推开,手里的剑朝着那黑背冲了过去,然而,触及黑背身上的并不是剑,而是剑鞘。
  谁叫这该死的女人刚才不让伤到那畜生呢!
  “呜呜呜!”
  黑背似乎被激怒了,双眸之中凶光更甚,龇牙咧嘴,那尖牙闪着寒光,让人心里忍不住颤抖。
  激怒之下的黑背本身就有很强的攻击性,加上天渐渐暗下来,情况就越发的不利了。
  乔念惜全身的神经绷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片刻,快速的将手里的烤鸡分成几份,仍向了不同的方向,自己则是转身朝着旅行包走了过去。
  若是没记错的话,包里应该有一支狗哨,是之前训练兔子时用的狗哨。
  翻找中,乔念惜面上一喜,从侧面的小兜里拿出那支狗哨,来不及多想,贴近了唇边。
  狗哨没有声音,可就在乔念惜口中的气流通过狗哨的瞬间,那黑背猛然转过身,停滞片刻,颠儿颠儿的朝着乔念惜的方向跑了过来。
  这黑背的反应,让乔念惜心里一阵兴奋,这就是说,它识别了这声音,也就是认了主!
  “喂,你!”
  星痕看着那黑背朝着乔念惜跑过去,本能的多了几分防备,却不想,这女人不但不躲,竟然还伸手去摸那狗头!
  更让人心惊的是,刚才还是一副凶狠模样的狗,如今在乔念惜的手下,竟然真的像兔子一样乖乖任由她抚摸!
  原本应该是松一口气,可是紫袍男子看那黑背对乔念惜这般亲近的时候,眼底添了一层深意。
  和之前的毒蛇一样,这狗也不是大瑞朝本土的狗,它的来历很可疑,它跟乔念惜亲近,连带着乔念惜也多了几分可疑。
  “狗是一种灵性的动物,它不过是饿了。”
  乔念惜一边摸着那黑背,转过脸看着紫袍男子拧着眉头,解释道。
  “你认识这条狗?”
  紫袍男子的深邃目光在乔念惜和那狗身上流转,他需要清楚,乔念惜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是不是存了与众不同的心思。
  “应该是不认识吧!”
  乔念惜没有理会紫袍男子眼底的审视,站起身来将那狗哨用一根细绳穿好,挂在了脖子上。
  “它和我以前养的狗很像,我的狗叫兔子,但它不是兔子,这支狗哨是我之前用来训练兔子的,没想到它竟然认了。”
  想起兔子,乔念惜不由得叹一口气,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兔子了。
  “好啦!从今以后你就叫兔子!”
  乔念惜长长出一口气,伸手在那狗头上一拍。
  然而,那狗只顾着吃东西,并没有理会,自然也不明白“兔子”就是叫它。
  乔念惜撇撇嘴没有再多说,训狗是需要耐心的,她不急于这一时。
  紫袍男子眼底闪过一道精光,深邃的眸子看进乔念惜眼睛里,知道她没有说谎,绷紧的神经也稍稍缓和几分。
  西落日头已经渐渐沉入了地平线,三人加一条狗进了不远处的山洞。
  乔念惜将旅行包里的零食和矿泉水分给紫袍男子和星痕,自己找了一处凑近火堆的地方,倚着后面的大石头,昏昏欲睡。
  紫袍男子和星痕坐在乔念惜对面,看着她头一点一点的就要睡着,而且,看那狗吃饱便再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刚刚的一点防备也散了。
  或许,一切都是巧合。
  柴火都是干的,烧起来很旺,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火苗一窜一窜的,将半个山洞都照亮。
  “主子,火邪的焰火虫到了,咱们得离开这里。”
  星罗看着外面一闪一闪的亮光,转过脸看向紫袍男子。
  “嗯。”
  紫袍男子面上神情一如平常,从乔念惜身上收回目光,应一声。
  乔念惜的解毒的方法很有效,两个时辰的功夫,紫袍男子已经能行动自如,说话之间站起身来跟着星痕出了山洞。
  翌日。
  清晨的阳光柔和的洒进山洞,带着一股暖意,扑在了乔念惜的身上,然而这样柔和的阳光依旧刺激了她,拧起眉头,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呜呜……”
  旁边的兔子感觉到动静,不由得呜咽出声,像个没有睡醒的孩子被扰了清梦一般委屈。
  乔念惜听到兔子的声音,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瞬间清醒过来,这不是旅馆,不是山林里的民宿,她穿越了,在古代!
  思绪瞬间回来,乔念惜下意识地朝着紫袍男子和星痕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整个山洞除了她和兔子,再也没有任何人。
  哦,对,兔子只是一条狗,不是人。
  “我靠,竟然跑了!”
  乔念惜吼一声,正要站起身来,这才发现手里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摊开双手,是一张写了字的白布,和一个勾月珏......



.......(未完)......

  

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kanshuqu”、“看书去”(中英文都可以哦~)或直接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继续阅读《蛇蝎三小姐》第七章精彩内容




阅读原文:http://www.jianshu.com/p/3f7f6ca77458

评论

热度(1)